15岁,明眸皓齿,一笑就会露出酒窝和虎牙。2月20日深夜11点多,杭州东站执勤女警刘禹彤在热心旅客的指引下,发现了这么一个独自游荡在候车大厅外的小姑娘。

  “我和我姐姐来?#27169;?#25105;要回昆明。”面对刘禹彤,小姑娘回答。

  “你怎么来杭州的呀?”刘禹彤问。

  “和姐姐一起坐汽车来的。”

  “姐姐呢?”

  “她去山东了。”

  “就你一个人在杭州?”

  “是的呀,姐姐把我扔在这里了。没事?#27169;?#25105;不怕,我准备买票回去了。”

  “你父母呢?”

  “我?#36864;?#20204;没有联系……”

  简短的对话,足以让刘禹彤确定,眼前站着一个因为缺少家庭关爱而离家出走的少女。

  小姑娘告诉刘禹彤,她?#26377;?#23601;没有和父母住在一起,而是跟着外婆长大的。外婆没有电话,而她也不知道父母的电话,从不和父母联系。“我有个姐姐,19岁了,她可以做主。”小姑娘说。

  之后的半小时里,说好听点是“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?#20445;?#35828;不好听的就是“连哄带骗?#20445;?#24635;之,刘禹彤想尽办法让小姑娘相信,自己只是想和姑娘?#27597;?#27597;联系确认一下。

  小姑娘通讯录上有一个“妈妈?#20445;?#21016;禹彤和对方聊了5分钟,对方表示可以让小姑娘一个人回家。“这也放?#27169;俊?#21016;禹彤有点不相信,“这样,你把身份证?#24597;?#21457;给我,我确认一下。”

  过了10分钟,“妈妈”通过微信发来了身份证?#24597;搿?#21016;禹彤一看对方的微信头像,相当非主流;再一看对方的身份证?#24597;耄?#20986;生年份是2000年。“4岁当妈?”刘禹彤感觉自己被“反套路”了,马上问小姑娘,“再问你一遍,这个是你妈妈?”

  “是的呀。”小姑娘有点不?#22836;?#20102;,“真是的……”

  “你妈妈叫什么名字?”

  小姑娘顿了顿:?#25226;?#26576;某。”

  看小姑娘的表现,刘禹彤判断,“妈妈”应该就是小姑娘说的那个19岁的姐姐。就在这时,小姑娘又和“妈妈”聊上了,用的还是昆明方言,大意是“警察已经相信了,我们说方言,她听不懂的”。小姑娘做?#25105;?#27809;想到,刘禹彤也来自昆明,她说的每一句话,刘禹彤都听得懂。

  刘禹彤耐着性子,接过了电话,用从警以来最严肃的口气对电话那头的姑娘进行了普法教育。很快,对方装不下去了:“我不是她妈妈,我错了……”

  那么,小姑娘?#27597;?#27597;究竟在哪儿呢?刘禹彤打开了姑娘手机的通话记录,发现一个没有保存的?#24597;耄?#26377;390个未接通话。“这是谁?”刘禹彤问。

  小姑娘咬着嘴唇,不说话了。

  这个世界上,除了父母,还有谁会这般“疯狂”地打孩子的电话?刘禹彤回拨了那个?#24597;耄?#30005;话接通了。“我是,我是她妈妈,她被人骗走了……”刘禹彤刚开口,电话那头的女人就哭了。

  过了5分钟,对方终于冷静了下来,可冷静之后,对方开始怀疑刘禹彤是骗子,?#20146;?#22791;讹钱的。又是10分钟,刘禹彤不间断地解释,终于让对方相信自己是杭州警察,而小姑娘就在自己身边。电话那头传来一声长叹,激动?庆幸?疲惫?在刘禹彤听来,那有点“劫后余生”的味道。

  原来,小姑娘还在上初二,正月初一,她偷?#33633;?#23478;里跑了出来。为了找她,母亲走遍了所有可能的地方,几天几?#22993;?#21512;眼;为了找她,父亲摔断了手臂;为了找她,所有亲戚都出动了,办法用尽,就差上天入地了。父母以为孩子被拐走,已经打算把家里的房子卖掉,拿着钱走遍全国寻女……20分钟,小姑娘的母亲在电话边哭边絮叨,最后对刘禹彤说了一句:“谢谢。”

  时间已是2月21日凌晨1点半,刘禹彤终于将小姑娘送上了杭州开往昆明的第一趟列车。“我答应你,不乱跑,好?#27809;?#23478;。”小姑娘说。

  凌晨的候车室如此安静,刘禹彤知会了列车的乘警,请乘警一路照看小姑娘,然后给小姑娘的母亲发去好消息:“放?#27169;?#23401;子回家了。”